小貓咪大毛的家

關於部落格
這是一個平凡.溫暖.充滿愛的家
  • 1442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5年前我去了卡賽爾

事實上卡賽爾僅僅是那次德國之行的一小部分,我們的行程自法蘭克福開始,中途停留卡賽爾Kassel、穆斯特Munster、狼堡Wolfsburg、柏林以及慕尼黑。旅行的目的是因為當時工作的業務內容與公共藝術規劃設置有關,且對於汽車工業有興趣,因此旅途中除參觀卡賽爾文件展外,還包括了Munster國際雕塑計畫展以及法蘭克福車展與汽車城Autostadt。
初抵卡賽爾,走出車站即可看見Jonathan Borofsky創作的Walking to the Sky,這也是文件展在當年所留下的作品。城鎮規模不大,大約是類似台灣的羅東鎮的尺度,街上的行人也不甚多。展區主要分布在市區的兩個端點,東側是以Fridericianum為中心,環繞在旁的建築與綠地;西側是以Wilhelmshoehe為主體的展區。
搭公車抵達會場後就可看到很多各地來參觀展覽的人們,在室內外的場地穿梭。 以一個沒有特定參觀目標的參觀者來說,卡賽爾文件展就像是一個藝術展品的大觀園,形式非常多樣,即使是不常參觀藝術展覽的人,也會覺得相當有趣。不過也因為展品實在太多,能夠被參觀者佇足停留至五分鐘的作品,其實並不多,大概是以能讓人產生互動性或能夠觸發人心共同感受的作品,最受青睞。身為台灣來的訪客,我們也特別關注同樣來自台灣的創作者,曾御欽(毛牛)的作品《有誰聽見了? (Who’s Listening)》,圍觀了許多人,隨著一次一次的優酪乳潑向純真的孩子,圍觀者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。不論是白人、黑人、西方人、亞洲人、老人、小孩…幾乎像是定格一般注視著這作品,產生了一種詭異的畫面,讓我印象深刻。
另一件讓我感到有趣的是在搭公車時遇到了一位當地的居民,老太太對我們說,她也對於有這麼多人遠道而來,感到不可思議,這些當代的藝術創作實在是讓人不理解,真正的好作品是在Wilhelmshoehe展場收藏的文藝復興老大師(old master)油畫。 總的來說,卡賽爾藉由這個五年一次的展覽,的確讓這個小鎮與德國地方有所不同,帶來的商業利益也是不可小覷的,不過對於一些當地人來說,當代藝術就像是潑在臉上的優酪乳,莫以名狀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